山河仍在,故人不来

/ ̄ ̄ ̄ ̄ ̄ ̄ ̄ ̄ ̄
|  <韩叶,乔王我的爱>

  ̄ ̄∨ ̄ ̄ ̄ ̄ ̄ ̄
  ∧_∧
 ( ・∀・) 
 (  つつヾ
  | | | 吧唧吧唧
 (__)_)

忙死啦

最近炒鸡炒鸡炒鸡忙,忙的要死,过几天忙完了一定会开韩叶连载的,这几天不更新先说抱歉啦。(๑•́ωก̀๑)

【韩叶】破镜重圆(完)abo

严重ooc啊,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不知道啊啊啊。(இдஇ; )

     和韩文清和好之后,叶修和韩文清一直在房间里你侬我侬到晚上,直到第二天的全明星赛马上要开始了,韩文清才恋恋不舍的打算离去。“你在酒店好好休息,不要去看了。”“行了行了知道了,老韩你快去吧。”叶修表面上满口答应着,其实心里早就打算好偷偷去现场看了。
        待韩文清走后,叶修也打算和陈果她们出门。“叶修,你的身体行吗?”对于叶修强烈要求和她们一起去看比赛,陈果觉得很不靠谱。“没事啦没事啦,快走吧。”
         晚上,全明星赛现场,叶修以一招龙抬头发出会强势复出的信号引发众人沸腾,现场的观众都在热烈的讨论着叶修的复出,韩文清坐在选手席上,看着屏幕上不断重播的龙抬头画面,眼神炽热。叶修还是偷偷来现场了,虽然叶修没有听自己的话,可韩文清却无法对他生气。荣耀是叶修的梦想,自己怎么可以阻止他追逐梦想呢,不论是一叶知秋还是君莫笑,韩文清知道叶修一定会一直是荣耀赛场上最耀眼的存在。
       全明星赛散场后,选手通道照常挤满了等着围堵选手们的粉丝,人群之中,叶修淡淡的信息素透过众人传到韩文清的身边,韩文清看了看周围的人,一眼就找到了他。“你怎么跑这来了,太危险了。”叶修发情期还没有过,这里又都是alpha,韩文清连忙把叶修拉到怀里带他上车。
        “哎呀老韩,我真没事。”坐在车上看着一车的霸图队员,叶修难得的脸红了。再看看霸图这边,除了张新杰,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叶…叶秋大神。”韩文清对于自家队员遭受的心灵暴击不以为意,专心致志的给叶修披大衣。“咳,那个,你们好啊,好久不见啊。”突然就见了婆家,叶修有点尴尬。“前辈您怎么会和我们队长在一起啊。”宋奇英他们只在赛场上见过叶修,对于刚刚还才在舞台上喧宾夺主大放异彩的叶修出现在自家车里很是好奇。“而且味道还不对劲。”白言飞继续补刀。这话一出,车里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叶修身上那淡淡的松木香可不就是自家队长的味道嘛。
        “所以…前辈您其实是Omega,而且和我们队长在一起了。”过去八年来,所有人都知道操纵着一叶知秋的叶秋是个强大的alpha,现在这个强大的alpha一转眼变成了人们印象中稀缺娇弱的Omega,这样的转变让大家都有些难以接受。“不管你们怎么想的,收起你们的心思,收起你们的议论,叶秋是我的Omega,我们马上要结婚了。”韩文清义正言辞的说道。“结婚?哎老韩,我可没说要和你结婚啊,再说你求婚都没有哪来的结婚。”这话叶修可不爱听,虽然自己以前做的不对,可现在复合了,韩文清身为alpha,如果要结婚,怎么也得先求婚吧。“昨天晚上还不算求婚吗,难道你对我的求婚不满意?那我今天晚上再来一次。”韩文清悄声在叶修耳畔说道,低沉的嗓音敲打着叶修的心脏,想到昨天火热的夜晚,叶修蹭的一下脸通红,“行了行了,知道了,我结婚还不行吗,快别说了,丢死人了。”

我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觉得烂尾了啊啊啊啊啊。_(-ω-`_)⌒)_

【韩叶】破镜重圆(六)abo

(ノ๑`ȏ´๑)ノ︵⌨

       此时酒店中的叶修早已浑身潮红,一股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从体内流出,欲望高高抬起,叶修忍不住想要释放。正当叶修打算自行解决时突然一双温热的手掌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欲望,“叶修”熟悉的低沉又略带性感的声音,醇香厚重的松木香气,叶修不用睁眼就知道这是谁。
        “老韩。”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为什么感觉韩文清在自己身边,费力的睁开双眼,叶修看见韩文清坐在床边。“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你为什么要一直用抑制剂,你是想死吗?”韩文清声音早就因为叶修的信息素哑的不行,韩文清恨叶修,怨叶修,可就是放不下叶修,见到叶修被折磨的不像人样,被背叛的怨恨之情顿时消失的荡然无存,韩文清早就栽在叶修身上了,哪怕是叶修背叛自己,让自己输掉比赛,可自己还是忍不住爱他。“真是着了你的魔。”通红着眼眶,韩文清强忍住泪水抱着叶修吻了下去。
         “韩文清,你干嘛要来找我。”“不来找你干难道让你死在这里吗,”韩文清顺着叶修光滑的脖颈一路吻下去,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死就死吧,反正是哥对不起你,死了也活该。”“瞎说什么呢,你要死了我怎么办。”韩文清紧紧掐着叶修的腰,仿佛濒死的鱼儿顽强的抓住最后的水,叶修是韩文清最后的氧气,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竭尽全力抓住对方,在极致的疼痛中享受极致的快感,仿佛要将这五年错失的时光补救回来。他们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像两条藤蔓一样,既想杀死对方又想让对方活下来。
       房间外面,唐柔狐疑的盯着陈果,显然对于韩文清的到来十分疑惑,“你是说,韩文清就是叶修口中的老韩?”“我也不清楚啊,我正跟你打电话呢,韩文清突然就冲过来问我叶修在哪,他怎么样了。”“所以说,其实韩文清是叶修的alpha?”“看这样可能是吧,没想到叶修居然和韩文清认识啊。”“叶修以前不也是待过职业队的嘛,认识也不奇怪。”“等他好了我得好好问问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经过韩文清一夜的辛苦耕耘,叶修的情况终于是稳定下来,看着怀中熟睡的叶修,韩文清忽然觉得得到冠军其实也没啥,根本没有搂着老婆睡觉有诱惑力。“老韩,黑着张脸想什么呐。”“嗯?你醒了。”“是啊。”叶修笑眯眯的看着韩文清,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老韩呐,咱俩这算是复合了?”“嗯,复合了。”“你不计较五年前我让你输掉比赛的事了?”“计较,所以你就肉偿吧。”“行,肉偿就肉偿。”欢欢喜喜的挤进韩文清的怀里,叶修看着照进屋子里的阳光,觉得这是五年来自己见到的最明媚的清晨。

グッ!(๑•̀ㅂ•́)و✧没完结呢,后面应该还会有点。

【韩叶】破镜重圆(五)abo

(๑•́ωก̀๑)头好疼啊

        “叶修,你的味道怎么回事呀。”清冽薄荷又带着淡淡百合味道的香气萦绕着陈果,陈果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有些躁动。“我?我的味道?”全身心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叶修这才发现自己的腺体竟然在散发信息素,而且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卧槽我好像要发情了。”周围的人群也渐渐感知到了叶修的信息素,这一片的人群都开始有点陷入骚乱。
         “快和我走。”唐柔是beta,闻不到味道,所以唐柔赶紧拉着叶修往酒店跑。“叶修,我记得你是alpha吧,可alpha怎么会发情,果果是alpha,如果你是alpha,她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到了酒店,唐柔盯着已经面带潮红,喘息不定的叶修,眼神带着探究。“好吧,我骗了你们,我其实是Omega。”唐柔听完翻了个白眼,叶修果然是Omega,是现代社会越来越稀缺的Omega。
         “既然是Omega你还这么乱来,我去给你买抑制剂。”唐柔出门去给叶修买抑制剂,叶修自己躺在床上,越来越难受。和韩文清分手后每次发情期他都是靠着大剂量的抑制剂自己渡过,不知道是对韩文清的愧疚不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叶修不愿意再找别人。随着发情越来越严重,叶修生理心理上的空虚在此刻达到了巅峰,他迫切的想要韩文清的爱抚,韩文清强势的吻,迫切的希望韩文清狠狠贯穿自己,可是自己已经弄丢他了,是自己主动推开了韩文清。“老韩”泪水渐渐盈满眼眶,叶修不由自主的喃喃着韩文清的名字。
         由于多年来一直持续使用大剂量抑制剂压制发情期和伪装alpha,叶修的身体状况已经几近崩溃,唐柔带回来的抑制剂不仅没有起到压制的作用,反而使得叶修的发情更加汹涌。“叶修,要不我叫医生来吧,你这样子肯定挺不过去的。”看着叶修难受又饥渴的样子,唐柔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屋内的温度高的很,唐柔觉得身为beta的自己都好像闻到叶修的味道了。“老韩、老韩..”听到叶修神志不清的喃喃,唐柔凑过去问道:“老韩是谁?是你的alpha吗?”可是叶修脑子早已混成浆糊,根本回答不了唐柔。无奈之下,唐柔只好向陈果寻求帮助。
         “什么,抑制剂对叶修没用?”此时全明星赛已经散场,陈果和一些粉丝偷偷躲在选手通道打算伏击选手们要签名,结果陈果的一声尖叫暴露了他们的行为,保安很快围了过来。“哎哎,你们别推我呀。”这时霸图众人正好从通道走了出来。“今年围堵的粉丝比去年还多呀”张新杰感慨着,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的宋奇英很新奇,“每年都有很多人在这里等咱们吗?这算私生饭吗”“是啊,但是咱们霸图不怕,队长脸一黑就没人敢围过来了。”宋奇英抬头看了看韩文清严肃的钱包脸,想笑不敢笑。
         韩文清向来不理会这些私生饭,一路目不斜视往前走。“小唐你继续说,我没事,哎呀别碰我,叶修他怎么样了,啊,发情这么厉害的吗?”叶修?听到昔日爱人的名字,韩文清不由自主的驻足将目光投向了陈果。“小唐你稳住叶修,我马上回去,什么?老韩?我哪知道老韩是谁!”

卧槽外面打雷了,怕怕(๑•́ωก̀๑)
你们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呀٩( 'ω' )و

【韩叶】

叶修的信息素大家觉得什么味道好一些呀
想不出来( •̥́ ˍ •̀ू )嘤嘤嘤~
感觉应该是清冷点的香气。

【韩叶】破镜重圆(四)abo

Σ(|||▽||| )

       全明星赛一如既往的热闹,喧天的呼喊声,应援声,随处可见的条幅,应援棒,都体现着荣耀联盟发展的迅速与壮大。“荣耀真是一年比一年火了啊”叶修看着热闹的场景,忍不住感慨,以往每年的全明星赛,自己都只是坐在幕后,绝不上台,如今亲自坐在观众席,叶修才真正感受到了全明星赛的气氛。
       “那是,每年的全明星赛都特别火爆,尤其是…”陈果见叶修感慨,也兴致冲冲的跟叶修唠了起来,“尤其是什么?”“尤其是叶神在的时候。每次叶神上场,大家都可激动了,只可惜再也见不到他了。”叶修笑了笑,回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回来了,说不定他正在某个角落里偷偷努力,准备杀回联盟呢。”“他都退役了,还会回来吗。”陈果不相信叶修说的,如果还打算继续打下去,那为什么要退役。“会的,他会回来的。”叶修看着场上闪耀夺目的光芒,眼睛中也闪闪发光,这是属于他的舞台,他一定会回来的。
        “哇塞,原来韩文清这么帅啊”全明星选手一个个登场,除了主场作战的轮回王牌周泽楷引起足以掀翻场馆的尖叫之外霸图队长韩文清的出场也引起了在场众人的尖叫。
         “天啊,韩文清原来这么帅。”
          “怎么会有这么霸气的alpha,我以前见到的alpha简直都是弱鸡。”
         “我要被他帅死了,韩文清的信息素一定超级带感啊啊啊。”
          韩文清站在场中央,一如既往的皱着眉仰着头,钱包脸让他的气势又陡增几分,这就显得对面来挑战他的孙翔的气势要弱了许多。大漠孤烟对阵一叶知秋,这两个荣耀多年来被津津乐道的角色,两个对手,两个敌人,如今再度相遇,只是一叶知秋已经不复当年。韩文清看着装备不似从前的一叶知秋,神色黯然。如今的一叶知秋不像是一叶知秋,君莫笑才更像,看着炫目的伏龙翔天,大漠孤烟纵身一跃,使出鹰踏,反身将还未完全施展伏龙翔天的孙翔击败。“如果是叶秋的话,那记伏龙翔天绝对不会打空。”说完这句话,韩文清就走回了选手席,剩下孙翔和主持人惊呆在台上。
         叶修在观众席上默默注视着韩文清,只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五年的分手时光,并没有让韩文清解脱,他反而对自己更加执着,即便自己曾经背叛过他,他也依旧把自己当作可敬的对手,一心想着打败自己,可自己却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对他。想到刚才韩文清被众星捧月般的对待,那些男人女人们疯狂的喊叫,叶修只觉得越想越心烦。“以前怎么没见你那么受欢迎,天天板着个钱包脸,怎么可能有Omega看的上。”想起韩文清以前对自己的温柔,对自己的爱抚,韩文清松木般醇香的信息素,叶修就越来越难以接受现在韩文清受到的欢迎。
         一股清冽的香气淡淡的飘在周围,陈果侧头,发现叶修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叶修,你的味道不对劲啊。”

      (/≧ω\)你们喜不喜欢虐恋情深呀| ू•ૅω•́)ᵎᵎᵎ嘿嘿嘿,往死里虐的那种。

【韩叶】破镜重圆(三)abo

(๑ゝω╹๑)比赛情况什么的不太擅长,重要的还是感情线ฅ(♡ơ ₃ơ)ฅ

       韩文清赶过去的时候,君莫笑已经不知所踪,开阔的广场上只剩下熙熙攘攘的玩家,“这个君莫笑,溜得真快”“下次让我见到他,一定狠狠揍他。”“怎么,他也抢过你们的boss。”没抓到君莫笑,玩家们也都渐渐离去,韩文清看着逐渐空旷的场地,正打算离开,却突然觉得一处阴影不对劲。
       韩文清操纵着拳法师一举攻向阴影处,果不其然攻击被挡了下来。“既然被发现了就出来吧。”叶修见自己被发现,也不再隐藏,摘下隐形斗篷走了出来。“哟,厉害呀,那么多人都没发现我,兄弟你居然能找到。”叶修看着眼前陌生的拳法家,心中微微颤抖。这么多年了,每次见到拳法家,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大漠孤烟。“既然碰上了就来一局吧。”不等叶修回答,拳法家就冲了上去。广场上,拳法家与君莫笑胶着着,落花掌,幻影步,散人快打,君莫笑不停变换招数的身子在韩文清眼中却渐渐和一叶知秋重合起来。“你是叶修?”韩文清一激动,忍不住开了语音。“老韩?”电脑前的叶修听到韩文清的声音,也瞬间惊呆了。
        打游戏时碰到前男友怎么办?一时间,两个人都有点尴尬。“老韩,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啊,哈哈。”叶修摸了摸鼻子,干笑两声,这特么也太尴尬了。“嗯,确实没想到。”与叶修分手之后,韩文清除了在赛场上就没有和叶修有过任何联系,五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不足以磨灭韩文清对叶修的埋怨与眷恋。
        “呃,老韩,你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啊…”叶修觉得尬死了,烟屁股烫到手都没空理。“今天是十五。”韩文清一句话,瞬间让叶修想死。八月十五啊,没想到韩文清居然也会在这天睡不着觉,他是想我想的睡不着还是恨我恨得睡不着啊。
         “呃…那我先睡了,走了啊老韩。”
         “等等。”正当叶修打算线下遁,韩文清叫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退役。”
          “你觉得呢。”
          “嘉世逼你了”
           哪怕是分手多年,韩文清依旧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毕竟十年宿敌不是白叫的。
         “我会回来的。”
          “嗯,我等你。”等我什么,等我回到赛场吗?叶修没有问出这句话,毕竟有些话只能埋在心底里。
           自从十五晚上在网游中碰到韩文清之后,叶修就没有再碰到过韩文清,看着仓库里的堆满的材料,叶修却提不起半分兴致。“叶修,下周去S市吧,全明星赛要开始了,我抢到了三张票。” 正当叶修唉声叹气的时候,陈果尖叫着跑到叶修身边,魔音穿耳打破了他的思路。“全明星赛?”“是啊,我能见到周泽楷了,啊啊啊。”去全明星赛,那会不会见到韩文清?叶修看着激动地陈果,又陷入了沉思。

【韩叶】破镜重圆(二)abo

( ´艸`)有的地方可能会和原著有所出入,毕竟剧情需要,希望大家谅解。(∴◎∀◎∴)

      韩文清蹲坐在楼梯上,脑子里嗡嗡的,他想去找叶修要个说法,可又觉得无所谓了。悲伤地捂住脸庞,泪水还是藏不住,从指缝间流出。“叶修,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两周后,嘉世再度夺冠,成为荣耀史上不可多得的三冠队伍,而叶修,更是直接封神,成为载入荣耀史册的传奇。
        今天是八月十五,H市的月亮又大又圆,透着淡淡光辉,薄凉如水的月光流照在兴欣网吧那个小小的杂物间,叶修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思路飘到五年前,在还没有和韩文清分手的时候,每年的中秋韩文清都回来嘉世找自己,他说既然自己没有家人在身边,那他就当自己的家人。而现在,叶修回头看了看冷清的杂物间,嘴角有些苦涩,“自作孽不可活啊”。五年前面对韩文清的质问,韩文清的愤怒,韩文清的咆哮时,在真正感受到韩文清的绝望与歇斯底里时,叶修才知道当自己真的面对这一切时是如此的难受,可覆水难收,叶修知道韩文清不会原谅他,自己与韩文清的命运早就在那时就已经背道而驰。扔掉早已燃尽的烟头,叶修看了看时钟,凌晨三点。
        韩文清的作息一直很健康,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可今天韩文清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挣扎了半天也睡不着的韩文清最终还是起床坐到了电脑前面。盯着电脑的开机画面,韩文清想了想,还是打开了最底层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包烟。随便拿了个拳法师的账号卡,韩文清进到第十区里面乱晃。晚上的人并不是很多,韩文清操纵着角色边走边看着游戏里的景色,陌生又熟悉。他太久没有来网游里了,以前有人陪他在网游里大杀四方,可现在,韩文清狠狠吸了口烟,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个让他心伤的人。“是君莫笑。”三点二十分,世界中突然刷起了消息,“君莫笑”这个名字,韩文清前几天听蒋游说过,据说是个极厉害的散人,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韩文清眼眸沉了沉,决定去会一下这个君莫笑。

【韩叶】 破镜重圆(一)abo

呃。。。可能有ooc,早些年的叶修不懂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叶修”韩文清急匆匆的从场馆赶回家中,但是还来晚了一步,此时的叶修已经因为发情折磨的不像人样,一脸媚态,喘息粗重的叶修在床上艰难的扭动,没有alpha安抚的Omega在发情期异常难受。见叶修被折磨成这幅样子,韩文清连忙释放信息素安抚叶修。
        “老韩,你特么怎么回来这么晚,你是手残还是什么啊。”今天晚上是霸图和百花的比赛,是决定谁进入季后赛的关键场,没想到临上场时韩文清接到了叶修的电话告诉自己他发情了,心中担心自己爱人的韩文清在场上操作频频失误,最终还是输给了百花,止步季后赛。看着身下媚眼如丝的叶修,韩文清只能感慨英雄难过美人关。
         “老韩,比赛结果咋样啊。”一番云雨之后,叶修嗓子沙哑,眼角还残留着泪水,一脸被施暴之后可怜兮兮的样子,韩文清看着叶修这幅样子,感觉欲望又蠢蠢欲动。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韩文清闻着空气中又渐渐浓郁起来的信息素,食髓知味的韩文清再次扑向了叶修。“哎卧槽,老韩你说结果啊别亲我。”挣扎无效的叶修再一次被韩文清啃了个干干净净。
        在发情期结束后,由于嘉世还要打季后赛,叶修回到了H市,暂时和韩文清分别,二人又过上了异地相恋聚少离多的日子。与叶修分开后的韩文清无所事事,霸图的队员都放假了,自己却要独守空房,闻着房间里日渐稀少的叶修的味道,韩文清决定去嘉世找叶修给他一个惊喜。
        “叶修,你不要玩脱了,霸图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没事没事,你不用担心。”嗯?霸图?兴冲冲的来到嘉世,韩文清正要上楼去找叶修,却突然听到了叶修熟悉的声音在走廊响起。“我能不担心吗?叶修,韩文清是真的喜欢你,你和他玩玩也就算了,可你也不能故意让发情期提前使霸图输掉比赛啊。”轰的一声仿佛一颗惊雷在脑中炸开,楼梯上的韩文清听到苏沐橙的话震惊的有些颤抖,“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骗我的吗…”“兵不厌诈嘛,霸图栽在这上面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实力不够。”叶修不以为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曾经让韩文清觉得仿佛天籁的声音此时宛如地狱的魔音,泪水渐湿了脸庞,韩文清只觉得心里嘴里都被苦涩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