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仍在,故人不来

/ ̄ ̄ ̄ ̄ ̄ ̄ ̄ ̄ ̄
|  <韩叶,乔王我的爱>

  ̄ ̄∨ ̄ ̄ ̄ ̄ ̄ ̄
  ∧_∧
 ( ・∀・) 
 (  つつヾ
  | | | 吧唧吧唧
 (__)_)

【乔王】一寸相思一寸灰(十一)

       “颜娱集团主要都是娱乐产业,从未听说过他们和电竞圈有过联系,为什么突然要赞助咱们?”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王杰希却觉得不安,这样的大企业怎么会突然主动找上微草。“这个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他们突然给我打了电话。”“算了,不管他们突然赞助咱们是为了什么,至少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英杰你和他们好好谈谈,有什么条件尽量答应。”
        晚上回到家,解决了赞助商这件事之后的王杰希心情大好,一改往日的忧愁,乔一帆看着很是高兴。“杰希,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啊,没什么,只是解决了一些战队的事情。”看着王杰希终于能够吃下饭,乔一帆心里才安定下来,这几日王杰希消瘦了不少,乔一帆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他又不好干涉,只好悄悄让公司给微草赞助来帮助王杰希。“还好杰希不知道我家公司叫什么。”对于乔一帆的家世,王杰希很少过问,他知道乔一帆出身不凡,可他并没有攀附权贵之心,所以知道自己与乔一帆差距有多悬殊,还不如不知道。对于家庭婚姻,王杰希一向觉得应该门当户对,可无奈自己碰上了乔一帆,所以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去想俩人家庭上的事。吃完饭,乔一帆去洗碗,王杰希好不容易闲下来,便躺在沙发上刷手机。
       “行啊,王大眼,听说你们微草来了新金主,你们没黄真是遗憾啊。”见微草度过了难关,叶修第一时间为王杰希送上了嘲讽。“哼,那还真是不凑巧,本以为以后不用再和你们打比赛了,可现在看来这总冠军兴欣还是要和微草争。”“我说王大眼,你有没有点自知之明,微草那战绩摆在那,我们家前队长天天和你睡,你问问他,微草的水平哪里比得上兴欣。”王杰希看到叶修的话,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微草没落是现实,自己必须要想办法把微草的成绩提上去。
       “杰希,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吧。”收拾完家务,看着王杰希俊美的侧颜,乔一帆顿时色心大起,被压抑了好几天的欲望让乔一帆有些控制不住,“一帆,谢谢你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王杰希怎么可能不懂乔一帆的疯狂暗示呢,两人相视一笑,进了卧室。今天对于王杰希来说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可这个无眠之夜却是幸福的。

【乔王】一寸相思一寸灰(十)

        “经理,我们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王杰希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经理很明显已经没有了继续和他谈下去的欲望,王杰希只能作罢。曾经辉煌的微草,如今竟要走向解体,对于王杰希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哪怕是微草的战绩再不行,他也要撑下去。
        “杰希,你这是何苦呢,微草已经不是你当年领导的微草了,他现在只是一只末路王师罢了,你那点情怀能保得下这么庞大的一个俱乐部吗?”坐在办公室,经理的话始终在王杰希耳畔回绕着,王杰希自己也陷入了沉思,已经日落西山的微草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为他付出。“队长。”高英杰这时走了进来,“您去看看他们吧,他们都快哭了。”微草战队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微草现在的青黄不接,老队员纷纷退役,新队员又太年轻,在比赛上根本不是那些老油条的对手。训练室里年轻的队员们一个个哭成了泪人。最小的队员孟鑫才15岁,他哭着拉着王杰希的衣角问他自己是不是要离开职业圈了。“教练,是我们对不起你,你把我们都开了吧,换批新队员,这样赞助商就不会跑了。”这些害怕失去梦想又不舍离去的孩子,让王杰希想起了乔一帆,当年的乔一帆也是那样默默无闻的在微草,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退出职业圈时却又在兴欣大放异彩。“都别哭了,赞助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下周还有比赛,你们专心练习,打出成绩才会有赞助商,哭哭啼啼算什么。”
          这几日王杰希每天都在外奔波,见了一个又一个的赞助商,可每个赞助商看了微草的战绩之后却都拒绝了他,看着早出晚归的王杰希,乔一帆疼在心里,可王杰希不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好意思问,只好去找高英杰打探消息。
       “啊呀老兄,我哪有空和你见面啊,下周我们有比赛,忙着训练呢,是不是队长忙着找赞助没空和你说话你寂寞了。”乔一帆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的高英杰就不耐烦的说了一堆。“赞助?你说什么赞助?杰希拉赞助干嘛?”“嗯?队长没和你说吗,我们有三个大头的赞助商撤资了,特么的太不人道了。见我们去年没进季后赛一个个的都跑了。”“行,我知道了,你忙吧,对了,我向你打听这事你别告诉杰希,我不想让他分心。”“行了行了知道了。”
          挂了电话,乔一帆摸索着锁屏上的王杰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突然轻笑出来:“真是个傻瓜,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鬼啦,你有困难,我怎么能不帮你。”
         又是一天的奔波劳累,半夜回到家中的王杰希疲惫不堪,今天是周六,乔一帆要回家陪父母,迎接王杰希的不是那熟悉的拥抱,而是黑漆漆的房间。冰箱里整齐的放着打包好的饭菜,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即使已经非常疲惫,王杰希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爱人的贴心而欣慰的微笑。
        第二天一大早,王杰希就赶去了战队,今天是和雷霆的比赛日,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教练,您来啦”微草年轻的队员们挨个对王杰希打招呼,发现不见高英杰的身影。“你们队长呢?”“队长他刚才接到一个电话,正在…”“队长,队长,好消息啊。”没等孟鑫说完,高英杰兴冲冲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刚才我接到了电话,是颜娱集团打来的,他们说愿意赞助咱们战队。”听到这个消息,训练室里顿时欢呼声一片。

【乔王】一寸相思一寸灰(九)

        乔一帆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乔一帆退役后的生活才正式开始,对于乔一帆来说,没有了荣耀,王杰希便是他的人生头等大事,虽然俩人已经确立了关系,可毕竟乔一帆太久没有回过家,所以被乔母强迫留在了家中,只是乔一帆三天两头往王杰希家跑,搞得乔母现在十分不待见乔一帆,“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把自己母亲的责怪当成耳边风了乔一帆此时正懒洋洋的躺在王杰希的沙发上,等着王杰希下班。环顾着整个房间,原本属于王杰希的私人领地现在基本上都放着乔一帆的东西,这样满满的占有感填充着乔一帆的内心,让乔一帆觉得特满足。和王杰希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了,这三个月的体验,是乔一帆前二十多年都未曾体会过得,头一次恋爱的乔一帆每天都沉浸在甜蜜中,就连接手公司这样不情愿的事,现在也觉得干劲十足。脸上洋溢着痴汉的笑容,乔一帆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期待着王杰希的归来。可时钟的表针转了一圈又一圈,眼看就要十点了,王杰希还没有回来,桌上的饭已经凉透,乔一帆有些担心王杰希。就在这时,王杰希终于回来了。
       “杰希,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回到家的王杰希一脸疲惫,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没什么,战队发生了些事情,所以回来晚了。”乔一帆虽然是王杰希的伴侣,但毕竟曾经是兴欣的队长,关于微草战队的事情,乔一帆不好多问,只能忧心忡忡的去热饭。
        晚上,王杰希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如今微草战队青黄不接,高英杰也即将退役,近几年的战队战绩又不佳,去年更是没有进入季后赛,微草的表现让很多赞助商都感到失望,今天微草最大的赞助商表示不会再赞助微草战队,这样一来,微草战队就出现了一大块资金缺口,战队租用的训练基地,比赛场馆,还有队员的工资,基地的日常开销都是大笔资金,没有了赞助商,微草战队岌岌可危,很可能会像那些小战队一样逐渐没落,直至解散。王杰希越想越烦躁,一旦有一个赞助商解约,其他的赞助商就很可能纷纷跟风和微草解除合约,到时候微草就只能喝西北风了。辗转反侧了一夜,最终王杰希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了俱乐部。
       “队长,寰宇也解约了。”“嗯,知道了。”刚到办公室,高英杰就急急忙忙的告诉了王杰希又有一个赞助商解约。“怎么办啊队长,都怪我们不好,没能打出成绩,连累了大家。”“现在不是说成绩的时候,除了寰宇,今天还有别的赞助商说要解约吗?”“中星好像也有这个想法。”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让高英杰先出去了。自己退役之后微草会没落一段时间这件事王杰希早就想到过,但没想到竟然会到这个地步。狠狠地揉了揉脸,王杰希看着桌上微草的队徽,心有不甘,没想到曾经荣耀里的魔术师如今也要被资本为难。
         “杰希,面对这样的事我们都很为难。”经理室里,微草的经理一脸无奈的和王杰希说到“我们也在积极地寻找新的赞助商,可大家一看微草的战绩就都拒绝了,要我说啊,你们还是好好地提升成绩吧,短时间内是不会有新的赞助商了,大家把裤腰带勒紧点,挺一挺就过去了。”高英杰在一旁听得只翻白眼,“经理,没有资金那俱乐部怎么运用啊,场馆不能用,训练基地也要搬迁吗,没有好的设备,您让我们怎么提升成绩,您干脆让我们都去网吧行了。”“哎,那个兴欣不就是网吧战队吗,成绩哪年不比微草好,小高啊,有这个空说赞助,你还是好好去练练你的队员吧,毕竟咱们没了赞助还不是因为你们不给力吗?”高英杰还想反驳几句,就被王杰希支了出去。“经理你也不要生气,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杰希啊,我也实话跟你说了吧,老板那边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给咱们继续投钱了,估计是想让咱们自生自灭,你们最好做好准备好,早点找好下家吧。”

【韩叶】美妆博主叶修的恶趣味

温馨种田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退役之后的小故事

        “哈喽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美妆博主叶修”
        光洁明亮的卧室里,叶修一本正经的在镜头前露出了标准的微笑。“今天我的视频内容是如何打造十二小时不脱妆的专柜妆容。”帅气邪性的微笑,随意挂在身上的凌乱汗衫,一笑起来就让人融化的磁性嗓音,不远处的韩文清托着腮躺在沙发上,盯着叶修,内心充满不屑。“呵,指不定用这套勾引了多少小姑娘。”
        自从叶修退役之后,就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突然当起了美妆博主,“你说说他一大老爷们当什么美妆博主啊。”在看着叶修弄了一个月胭脂水粉后被家里浓浓的香气熏得不行的韩文清终于是忍不住跑了出来找张新杰发牢骚。
          “新杰,你说他一天天的,没一个正行,就知道倒腾那些粉底啊,口红啊,虽然他是弯的,可他以前也不喜欢这些啊。”闷了一口白酒,韩文清觉得郁闷极了。看着闷头喝酒的韩文清,张新杰倒是有些新奇,向来滴酒不沾的霸图队长居然也会有失去控制的时候。“我觉得,他这么做,可能是受了戴妍琦和楚云秀的影响。”张新杰顿了顿,吃了颗花生米接着说道:“叶修退役的时候,我记得她们俩在问叶修以后要干什么的时候好像建议过叶修去做美妆博主,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在开玩笑,谁知道叶修真的去干了。”叶修成了美妆博主,可以说震惊了整个电竞圈,叶修的那些女粉们像疯了似的购买叶修推荐的产品,一时间叶修的带货能力堪比娱乐圈的顶级流量。“队长你也别太在意,谁还不能有个爱好,前辈说不定真的觉得做美妆博主很有意思呢。”面对张新杰的劝慰,韩文清却听不进去,只能继续喝闷酒。“唉,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放弃。”
          “今天的妆容,我打算以我的男朋友韩文清为模特,在他脸上化一套完整的妆容,并出去接受外面四十度酷暑的考验,来检验是否脱妆。”沙发上的韩文清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听到自己成了叶修的小白鼠。“老韩,老韩。”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为了我,你就委屈一下吧。”看着叶修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韩文清一时失语,然后就被叶修拉到了化妆台前。
          “叶修,你在胡闹什么?”终于反应过来的韩文清如临大敌,慌忙想摆脱叶修的控制,“哎呀老韩,就一会的事,你就让我化一下嘛,我保证把你化成电竞圈最美的。”“不行。”韩文清一直觉得自己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对于化妆这种事韩文清简直比钢筋还直。“老韩,我已经够温柔了啊,你要是再反抗,那你就天天睡沙发吧。”迫于自身性福的考虑,韩文清犹豫再三还是倒在的叶修的淫威下。
          “首先把粉底用浸湿的海绵蛋拍在脸上,然后再用遮瑕膏遮一遮黑眼圈。”韩文清黑着脸看着镜头里自己被叶修糊了一脸粉,并一脸抗拒的接受了叶修为他精心挑选的芭比粉唇膏。“好了,我们今天独家打造的韩文清定制款妆容就好了,现在让我们出门去迎接酷暑的考验吧。”于是生无可恋的韩文清顶着一脸吓死个人的妆容被叶修拉着出了门,虽然叶修自称是美妆博主,但其实叶修根本不会化妆,凭借着从网上学来的技巧照猫画虎给韩文清化了这么一套装,实在是惨不忍睹。
        从大清早到傍晚,韩文清被叶修带着逛了游乐场,吃了棉花糖,玩了水上乐园,还去了海洋馆,夜幕降临,晚霞点点,叶修与韩文清手牵着手,站在海边。“距离上妆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了,现在让我们看看现在妆容的状态。”叶修一边拿着相机,一边朝着韩文清的脸凑过去,四目相对,此时两人的眼中只剩彼此。“老韩,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带你出来玩吗?”“不知道。”“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就是在这里见面的,从那时起,咱俩的命运便有了交集。”十年前,大漠孤烟和一叶知秋在这片黄金海岸相见,从那时起,荣耀的两个传说便彼此交集,从此,叶修的生命里有了韩文清,而韩文清的人生中也不能没有叶修。“老韩,十周年快乐啊,感谢你的出现,让我的荣耀更加精彩,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韩文清有些错愕,他从没有想到,一向顽劣的叶修,会突然袒露出他的深情,更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认真的带给自己一场精心谋划的感动。“谢谢你,叶修,十周年快乐。”黄昏晕染了的海岸边,浪花敲打着岩石,海滩上的情侣紧紧相拥,长长的影子嵌入了落日余晖中。
          “叶修,你今天给我化妆出门是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深夜,翻云覆雨结束后的两人相拥在床榻,韩文清想着今天叶修带给自己的感动,回味无穷。“不啊”叶修朝着韩文清恶劣的笑着说:“给你化妆只不过是满足我的恶趣味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叶修忍着腰疼,勉强打开了电脑。“哎哟喂,不就是化了个妆嘛,至于那么大气。”偷偷用余光撇着做饭的韩文清,叶修将昨天的视频传到了网上。“嘿嘿,老韩,你就等着铺天盖地的表情包吧。”

【韩叶】 韩文清到底有没有病

呃(ー_ー)!!瞎写的哈哈哈,看了韩剧《金秘书为什么那样》想的梗。

        “哎,老叶,我就好奇一点啊,你跟韩文清好了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睡过?”
       第十赛季结束,进入夏休期,好不容易得到空闲的职业选手们抓紧时间在B市凑了起来准备好好玩上几天。这人一喝了酒就容易冲动,这句话在黄少天身上简直放大了无数倍,本身职业选手们就很少喝酒,酒量都不好,一杯啤酒下肚,黄少天就有点晕乎,忍不住开启了他的喋喋不休死缠烂打的追问八卦模式。
可他好死不死非要缠着叶修。
        “你说呢?”斜眯着眼睛叼着根烟,叶修都不屑于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几十双眼睛紧盯着叶修,仿佛要将叶修身上看出个洞似的,毕竟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我跟老韩好了这么多年能没睡过吗?你这什么白痴问题。”扫了一眼这些看热闹的人们,叶修离开了房间。
       阳台上烟雾缭绕,叶修的身影在烟雾中变得模糊,韩文清走到叶修身后,皱了皱眉,一把抽掉了叶修手里夹着的烟。“都说了多少次少抽烟,你怎么还是不听。”叶修像是没听到韩文清的责怪,拿出一根烟又重新点上。深深吸了一大口,重重吐出,像是下了什么巨大决心似的,叶修回过身,紧盯着韩文清。
        “老韩,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性功能障碍。”韩文清被叶修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有点发懵“你说什么?性功能障碍?我怎么可能有这种病。”“那你告诉我我特么跟你好了八年你为啥不跟我上床。”
       八年了,已经八年了,叶修实在是忍无可忍,将这多年的愤懑说了出来。在别人看来,他们是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可在叶修看来,这种禁欲的恋爱就是种折磨。韩文清对他是很好,好到叶修自己都受不了,可韩文清不和自己睡觉就是另一回事了。每次看到别的情侣你侬我侬,叶修就想锤死韩文清,八年来韩文清只主动亲过自己两次,牵过九次手,拥抱过十二次,除此之外竟然没有过任何肢体接触,他韩文清是圣人吗无欲无求,去年七夕叶修终于忍不住了,带韩文清去开了房,结果韩文清无视了自己的湿身诱惑在酒店里抢了一晚上boss。每每想起这件事叶修就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直到上个月叶修吃饭的时候看电视,无意中听到了性功能障碍这个词,才不怀疑自己的魅力,而是转而怀疑韩文清是不是得了病。
        韩文清听了叶修的一通抱怨,有些哭笑不得,叶修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不想和他去开房呢,可是韩文清思想有些老套,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拿到总冠军功成名就风风光光的迎娶叶修(?)
        “我说老韩”听完韩文清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想法,叶修无语了。“不用你娶哥,哥娶你成不成,你要是今天再不和我去开房,我就昭告全天下说你韩文清不 行。”
          最终,在叶修的恐吓下,叶修最终如常所愿,亲身感受了韩文清到底与没有性功能障碍。
         “哎呦我说老韩,你还是得那病吧,我这老胳膊老腿真是受不起啊。”揉着快要断了的腰,叶修觉得韩文清还不如真的性功能障碍呢。

忙死啦

最近炒鸡炒鸡炒鸡忙,忙的要死,过几天忙完了一定会开韩叶连载的,这几天不更新先说抱歉啦。(๑•́ωก̀๑)

【韩叶】破镜重圆(完)abo

严重ooc啊,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不知道啊啊啊。(இдஇ; )

     和韩文清和好之后,叶修和韩文清一直在房间里你侬我侬到晚上,直到第二天的全明星赛马上要开始了,韩文清才恋恋不舍的打算离去。“你在酒店好好休息,不要去看了。”“行了行了知道了,老韩你快去吧。”叶修表面上满口答应着,其实心里早就打算好偷偷去现场看了。
        待韩文清走后,叶修也打算和陈果她们出门。“叶修,你的身体行吗?”对于叶修强烈要求和她们一起去看比赛,陈果觉得很不靠谱。“没事啦没事啦,快走吧。”
         晚上,全明星赛现场,叶修以一招龙抬头发出会强势复出的信号引发众人沸腾,现场的观众都在热烈的讨论着叶修的复出,韩文清坐在选手席上,看着屏幕上不断重播的龙抬头画面,眼神炽热。叶修还是偷偷来现场了,虽然叶修没有听自己的话,可韩文清却无法对他生气。荣耀是叶修的梦想,自己怎么可以阻止他追逐梦想呢,不论是一叶知秋还是君莫笑,韩文清知道叶修一定会一直是荣耀赛场上最耀眼的存在。
       全明星赛散场后,选手通道照常挤满了等着围堵选手们的粉丝,人群之中,叶修淡淡的信息素透过众人传到韩文清的身边,韩文清看了看周围的人,一眼就找到了他。“你怎么跑这来了,太危险了。”叶修发情期还没有过,这里又都是alpha,韩文清连忙把叶修拉到怀里带他上车。
        “哎呀老韩,我真没事。”坐在车上看着一车的霸图队员,叶修难得的脸红了。再看看霸图这边,除了张新杰,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叶…叶秋大神。”韩文清对于自家队员遭受的心灵暴击不以为意,专心致志的给叶修披大衣。“咳,那个,你们好啊,好久不见啊。”突然就见了婆家,叶修有点尴尬。“前辈您怎么会和我们队长在一起啊。”宋奇英他们只在赛场上见过叶修,对于刚刚还才在舞台上喧宾夺主大放异彩的叶修出现在自家车里很是好奇。“而且味道还不对劲。”白言飞继续补刀。这话一出,车里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叶修身上那淡淡的松木香可不就是自家队长的味道嘛。
        “所以…前辈您其实是Omega,而且和我们队长在一起了。”过去八年来,所有人都知道操纵着一叶知秋的叶秋是个强大的alpha,现在这个强大的alpha一转眼变成了人们印象中稀缺娇弱的Omega,这样的转变让大家都有些难以接受。“不管你们怎么想的,收起你们的心思,收起你们的议论,叶秋是我的Omega,我们马上要结婚了。”韩文清义正言辞的说道。“结婚?哎老韩,我可没说要和你结婚啊,再说你求婚都没有哪来的结婚。”这话叶修可不爱听,虽然自己以前做的不对,可现在复合了,韩文清身为alpha,如果要结婚,怎么也得先求婚吧。“昨天晚上还不算求婚吗,难道你对我的求婚不满意?那我今天晚上再来一次。”韩文清悄声在叶修耳畔说道,低沉的嗓音敲打着叶修的心脏,想到昨天火热的夜晚,叶修蹭的一下脸通红,“行了行了,知道了,我结婚还不行吗,快别说了,丢死人了。”

我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觉得烂尾了啊啊啊啊啊。_(-ω-`_)⌒)_

【韩叶】破镜重圆(六)abo

(ノ๑`ȏ´๑)ノ︵⌨

       此时酒店中的叶修早已浑身潮红,一股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从体内流出,欲望高高抬起,叶修忍不住想要释放。正当叶修打算自行解决时突然一双温热的手掌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欲望,“叶修”熟悉的低沉又略带性感的声音,醇香厚重的松木香气,叶修不用睁眼就知道这是谁。
        “老韩。”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为什么感觉韩文清在自己身边,费力的睁开双眼,叶修看见韩文清坐在床边。“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你为什么要一直用抑制剂,你是想死吗?”韩文清声音早就因为叶修的信息素哑的不行,韩文清恨叶修,怨叶修,可就是放不下叶修,见到叶修被折磨的不像人样,被背叛的怨恨之情顿时消失的荡然无存,韩文清早就栽在叶修身上了,哪怕是叶修背叛自己,让自己输掉比赛,可自己还是忍不住爱他。“真是着了你的魔。”通红着眼眶,韩文清强忍住泪水抱着叶修吻了下去。
         “韩文清,你干嘛要来找我。”“不来找你干难道让你死在这里吗,”韩文清顺着叶修光滑的脖颈一路吻下去,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死就死吧,反正是哥对不起你,死了也活该。”“瞎说什么呢,你要死了我怎么办。”韩文清紧紧掐着叶修的腰,仿佛濒死的鱼儿顽强的抓住最后的水,叶修是韩文清最后的氧气,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竭尽全力抓住对方,在极致的疼痛中享受极致的快感,仿佛要将这五年错失的时光补救回来。他们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像两条藤蔓一样,既想杀死对方又想让对方活下来。
       房间外面,唐柔狐疑的盯着陈果,显然对于韩文清的到来十分疑惑,“你是说,韩文清就是叶修口中的老韩?”“我也不清楚啊,我正跟你打电话呢,韩文清突然就冲过来问我叶修在哪,他怎么样了。”“所以说,其实韩文清是叶修的alpha?”“看这样可能是吧,没想到叶修居然和韩文清认识啊。”“叶修以前不也是待过职业队的嘛,认识也不奇怪。”“等他好了我得好好问问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经过韩文清一夜的辛苦耕耘,叶修的情况终于是稳定下来,看着怀中熟睡的叶修,韩文清忽然觉得得到冠军其实也没啥,根本没有搂着老婆睡觉有诱惑力。“老韩,黑着张脸想什么呐。”“嗯?你醒了。”“是啊。”叶修笑眯眯的看着韩文清,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老韩呐,咱俩这算是复合了?”“嗯,复合了。”“你不计较五年前我让你输掉比赛的事了?”“计较,所以你就肉偿吧。”“行,肉偿就肉偿。”欢欢喜喜的挤进韩文清的怀里,叶修看着照进屋子里的阳光,觉得这是五年来自己见到的最明媚的清晨。

グッ!(๑•̀ㅂ•́)و✧没完结呢,后面应该还会有点。

【韩叶】破镜重圆(五)abo

(๑•́ωก̀๑)头好疼啊

        “叶修,你的味道怎么回事呀。”清冽薄荷又带着淡淡百合味道的香气萦绕着陈果,陈果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有些躁动。“我?我的味道?”全身心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叶修这才发现自己的腺体竟然在散发信息素,而且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卧槽我好像要发情了。”周围的人群也渐渐感知到了叶修的信息素,这一片的人群都开始有点陷入骚乱。
         “快和我走。”唐柔是beta,闻不到味道,所以唐柔赶紧拉着叶修往酒店跑。“叶修,我记得你是alpha吧,可alpha怎么会发情,果果是alpha,如果你是alpha,她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到了酒店,唐柔盯着已经面带潮红,喘息不定的叶修,眼神带着探究。“好吧,我骗了你们,我其实是Omega。”唐柔听完翻了个白眼,叶修果然是Omega,是现代社会越来越稀缺的Omega。
         “既然是Omega你还这么乱来,我去给你买抑制剂。”唐柔出门去给叶修买抑制剂,叶修自己躺在床上,越来越难受。和韩文清分手后每次发情期他都是靠着大剂量的抑制剂自己渡过,不知道是对韩文清的愧疚不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叶修不愿意再找别人。随着发情越来越严重,叶修生理心理上的空虚在此刻达到了巅峰,他迫切的想要韩文清的爱抚,韩文清强势的吻,迫切的希望韩文清狠狠贯穿自己,可是自己已经弄丢他了,是自己主动推开了韩文清。“老韩”泪水渐渐盈满眼眶,叶修不由自主的喃喃着韩文清的名字。
         由于多年来一直持续使用大剂量抑制剂压制发情期和伪装alpha,叶修的身体状况已经几近崩溃,唐柔带回来的抑制剂不仅没有起到压制的作用,反而使得叶修的发情更加汹涌。“叶修,要不我叫医生来吧,你这样子肯定挺不过去的。”看着叶修难受又饥渴的样子,唐柔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屋内的温度高的很,唐柔觉得身为beta的自己都好像闻到叶修的味道了。“老韩、老韩..”听到叶修神志不清的喃喃,唐柔凑过去问道:“老韩是谁?是你的alpha吗?”可是叶修脑子早已混成浆糊,根本回答不了唐柔。无奈之下,唐柔只好向陈果寻求帮助。
         “什么,抑制剂对叶修没用?”此时全明星赛已经散场,陈果和一些粉丝偷偷躲在选手通道打算伏击选手们要签名,结果陈果的一声尖叫暴露了他们的行为,保安很快围了过来。“哎哎,你们别推我呀。”这时霸图众人正好从通道走了出来。“今年围堵的粉丝比去年还多呀”张新杰感慨着,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的宋奇英很新奇,“每年都有很多人在这里等咱们吗?这算私生饭吗”“是啊,但是咱们霸图不怕,队长脸一黑就没人敢围过来了。”宋奇英抬头看了看韩文清严肃的钱包脸,想笑不敢笑。
         韩文清向来不理会这些私生饭,一路目不斜视往前走。“小唐你继续说,我没事,哎呀别碰我,叶修他怎么样了,啊,发情这么厉害的吗?”叶修?听到昔日爱人的名字,韩文清不由自主的驻足将目光投向了陈果。“小唐你稳住叶修,我马上回去,什么?老韩?我哪知道老韩是谁!”

卧槽外面打雷了,怕怕(๑•́ωก̀๑)
你们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呀٩( 'ω' )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