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仍在,故人不来

萌cp专用号

【葱芯】金陵秦淮夜(下)

圈地自萌,写着玩的,不要当真!
作者住在深山老林,过于偏远拒收律师函。
前世今生梗

        前生的过往伴随着忘川河水缓缓流逝,万千往事如云烟,转眼间便灰飞烟灭。纵使再多的深情,也堙没在历史之中,无人得知。
        林新从喧闹的人群中走过,看着沉浸在纸醉金迷中的男男女女,顿感无趣。身为一个有追求的演员,林新的理想是出演好莱坞,赢得奥斯卡,可无奈自己星途不顺,到处碰壁,出道五年依旧籍籍无名。“唉,真不知道经纪人怎么想的,我就算再没戏演,也不至于来这陪酒吧。”随便拿了杯饮料坐下,林新看着那个被人群簇拥的人—wd集团的继承人王聪,撇了撇嘴,“不就是家世好嘛,有什么了不起。”像是感知到林新的目光似的,王聪突然回过头来望向了林新,然后脸色突变,扒开热闹的人群朝林新走来。林新顿时慌了,“哎,那个,王总是吧,我不是故意说您的,家世好也是本事嘛。”林新见王聪走过来,连忙道歉,“这家伙离这么远是怎么知道我骂他的”。可王聪的表情却不像生气的样子,反而是一脸震惊的盯着他,“林新”“哎”“真的是你”“?”没等林新反应过来,他就落入了王聪温暖的怀抱里。
         “林新,真的是你。”王聪的声音抖的不像话,“我终于找到你了。”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了林新的脖领,林新猛地一激灵,终于反应了过来。“呃,那个,王总,第一次见面用不着这么这么热情吧。”林新快被王聪勒的喘不过气,可碍于他的身份又不敢乱动,“你不记得我?”“呃…不记得,我们以前见过吗?”王聪震惊的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曾经飘逸的长发如今已是短发,翩然的白衣也被西装所取代,可除此之外,林新和前世并无半分差别。“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没关系,我们可以从新开始。”王聪喃喃道。“?”林新瞪着大大的狗眼,一脸懵逼。“我靠,这个传说中的公子哥不会是个智障吧,怎么一直自言自语。”
         自那场派对之后,林新就被王聪缠上了,对于这个突然强势插足他生活的富二代,林新除了头疼还是头疼。“我说王大公子,你能不能别来影响我工作了,我这拍戏呢,没空陪你玩。”“别呀,我就在这坐着,不会影响你的。”林新看了看王聪带来的保姆车和各种保镖,想到刚才剧组里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直想把王聪踢出去,“王聪,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传咱俩,这对咱俩名声都不好,我不管你纠缠我有什么目的,但是请你不要影响我工作。”现在王聪对自己的疯狂人尽皆知,网上cp的热度都要爆表了,人人都说自己被王聪包养,这对于一心想要靠自己奋斗走上人生巅峰的林新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好吧好吧,我现在就走。”迫于林新的眼神压迫,王聪连忙收拾东西走人,临走前还不忘给林新抛了个飞吻。“快滚啊。”
         酒店里,林新恨恨地抓着头发,看着热搜第一的“王聪 林新 飞吻”气的直哆嗦。“王聪,你特么到底想干啥,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以为你是wd的公子我就不敢打你,你要是看我不顺眼那就赶紧雪藏我啊,败坏我名声算什么男人。”“林新,我没有想这么做,我是想帮你。”“帮我?你哪件事是想帮我,王聪,你装什么装啊。”看着林新气急败坏的样子,王聪暗自懊恼,没想到自己的私心竟给他带来这么大的烦恼。“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可是林新,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排斥我,我其实真的很想和你做好兄弟。”得到王聪的保证,林新的气也消了大半,“只要你不再这么干,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听到心爱之人的让步,王聪脸上乐开了花。“林新,你真好。”
          自从王聪要和林新做好兄弟之后,只要林新一闲着,王聪就找各种借口约林新出去玩,天南海北,世界各地到到处闯荡。“以前的时候,你总说我不该那么压抑,应该多出去走动,如今整个世界都被我走遍了。”面对着翻涌的大海,王聪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到。“你说什么?”对于王聪经常冒出的奇奇怪怪的话,林新现在已经习惯了,可还是忍不住好奇,毕竟自己从未对王聪说过那些话。“没什么,没什么。”可每当自己想要追问时,王聪总是急忙的转移话题,不再谈论刚才的事情。“王聪到底有什么秘密”,林新想要知道答案。
         王聪家现在对林新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了,趁着王聪外出,林新转悠起了王聪的卧室,王聪的卧室很简洁,没什么东西,基本可以用空旷来形容,除了基本的家具外,王聪似乎很喜欢古代的东西,书房之中古玩甚多,书架上还摆着一只带血的簪子。“真是奇怪的男人,竟然会收藏发簪。”林新在书房里转转悠悠,角落里一副被精心保存的画卷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什么?”林新打开画卷,只见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画上。“这,这不是我吗?”画中的人白衣翩然,长发飞舞,眼神中透着坚毅与凛然,林新虽演过许多古装戏,可从未有过这样的造型。林新看着画中的人,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林新,你,你都想起来了吗?”王聪不知何时来到了林新的身后,他双眼期盼的望着林新,双手紧张的交叉握着,像是等待考试结果的学生。“想起什么?”“想起你的前世啊,林新,你不记得了吗?我是王聪啊,我们一起住在金陵,我喜欢下棋,你喜欢煮茶,我们经常一起…”
        “王聪你疯了。”林新一把推开扑上来的王聪,惊恐的望着他,“王聪,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林新,你不记得我了吗,我都想了你一千年了啊。那根发簪还是你留给我的呢,我花大价钱买回来的,那是你留给我的,我可不能让别人收着。”
王聪近乎癫狂的靠过去,想要抓住林新,却被林新躲开了。林新看着这个突然变得陌生的王聪,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你总问我为什么不喜欢吃梅子,为什么不喜欢下雨天,原来你一直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我没有,林新,你别闹了好不好,你一定是想起来了对不对,我找了你一千年,无数次轮回转世,我都没有找到你,现在你自己出现了,我是不会放走你了。”“疯了疯了疯了。王聪你疯了。”慌忙的推开一次又一次扑过来的王聪,林新挣扎着往门外跑。
         “林新,你不要走,我爱你啊,我好爱你,无数次带着记忆的转世真的太痛苦了,你能不能不要丢下我。”王聪痛苦的蹲坐在地上,求而不得的痛苦让他精神奔溃,一千多年了,他无数次从奈何桥上走过,喝过无数碗孟婆汤,可忘尽了前尘往事却也忘不掉林新,他执念太深,地狱都不收他,只能不停地转世,这是一条循环的死路。
          “王聪,你听好了,我不是他,哪怕我是他的转世,可我依然不是他,我不记得你是谁,我也不爱你,你还是放下吧。”林新看了一眼王聪,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满眼泪痕的王聪抱着画卷,呆滞的坐在地上。
          据说,京城东郊的一栋别墅里,每到半夜便会有凄厉的嚎哭声,空荡荡的别墅之中回荡着扭曲的声音,仔细听能听出“不要离开我”的字眼,悲怆至极,宛如厉鬼。

憋不出HE,只好BE了。

【葱芯】金陵秦淮夜(上)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真人,和现实无关,和现实无关!
作者住在安第斯山脉,过于偏远拒收律师函。
前世今生梗。

         昨夜渡江何处宿,望中疑是秦淮。月明谁起笛中哀。多情王谢女,相逐过江来。 
         云雨未成还又散,思量好事难谐。凭陵急桨两相催。相伊归去后,应似我情怀。(宋·苏轼《临江仙》)
         又是一年江南梅雨季,王聪总是喜欢在这个时候来到秦淮河,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1 ,梅雨缠缠绵绵,洒在人身上却不自觉,画舫上星火点点,映衬着秦淮河,伊人抚琴声悠悠,飘荡在河面上,站在桥上,看着这被人人称赞的金陵盛景,心中百感交集。依稀旧梦里,烟雨朦胧处,故人未曾离去。
         那是元丰元年的事了。当年的王聪,还是金陵城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少年郎,父亲在京官拜开府仪同三司,官至一品,外祖家又是大宋数一数二的富商巨贾,王氏在金陵可以说风光无限,往来拜访之人络绎不绝。少年志在四方,那时的王聪,虽然每日泡在秦楼楚馆,可也有着仗剑天涯的豪情壮志,虽不会武功,可还是渴望建功立业。就在这样一个意气风发,荷尔蒙极其躁动的年纪,王聪遇见了林新。面容冷峻,长发飘然,一顶戴笠遮住半面脸颊,白衣胜雪,手持长剑,玉玦环佩腰间。这是王聪少年时最为憧憬的大侠形象,王公子初见林新,一见如故,与其畅聊三天三夜,前朝国政,武林奇谈,天南海北各种见闻一通聊,三天三夜之后,王公子便和林新成了莫逆之交。这事说来也稀奇,向来不近人情的王公子居然和一个仅认识三天的人成了密友,可王聪知道,自己浪荡半生,是因一身抱负无处施展。大宋变法节节失败,父亲虽官居一品可不过是个文散官,自己空有一腔爱国热血却难以报国,想那金人步步紧逼朝廷却只会割地赔款,王聪哀国之不幸,又怒国之软弱,每每想到只得借酒消愁,靠声色犬马来麻痹自己。如今遇到林新,王聪觉得前半生的失意都不算些什么。
         人生难得知己,遇到林新之后,王聪再没去过秦楼楚馆,每日只和林新把酒言欢,畅聊人生。看着眼前兴致冲冲的少年人,林新低头哂笑,眼中泛起涟漪。自己策马江湖,浪迹天涯,形形色色的人见过无数,可捧着一颗真心来到自己面前的只有王聪一人,彻夜畅聊之后,林新只觉得心中下了一阵桃花雨,纷乱的花瓣掩盖了被江湖所伤的疤。
        “王兄,都说金陵夜景奇绝,你我夜夜于屋中闲谈,是否太过单调。”窗外细雨缠绵,林新与王聪坐在亭中,炉上温着清酒,林新看着烟雨朦胧的景色,提出去秦淮河畔走一走。“林兄雅兴,自是要陪。”秦淮河上画舫悠悠,林新撑着油纸伞伫立船头,风中铃声阵阵,回首望去,大报恩寺琉璃塔通体明亮,在朦胧夜色中格外明显。“王兄,听闻琉璃塔铃声数里可闻,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林兄若是喜欢,我们可夜夜来此观景。”王聪看向林新,灯火辉映在林新眼中,林新又映在王聪心中。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金陵城风雨飘摇,王聪的心也跟着飘摇。
         “此次一别,不知何日再见,望王兄保重。”行路上尘烟滚滚,王聪极力远眺,却也徒劳,那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远方。他打江南走过,终究是过客,泪水打湿衣襟,王聪紧紧闭上双眼,不再望向远处。“我本天涯人,这江南,不属于我。”林新决然的背影像一幅画,就这样在王聪心中挂了二十年。
         再得那人消息,已是元符元年,江南细雨再至,可王聪早已不是少年,自林新走后,王聪未忘二人志向,文以载道,以惊世之才震惊世间,成就一世功名,可纵使封侯万里,王聪还是放不下心中那个人,早早了却俗世,王聪只身回到金陵,只希望能再次见到心上人,可他见到的只有一只带血的发簪。
        依旧是秦淮河,依旧是画舫,王聪坐在船头,斟满了两杯酒。“林兄,大老远的,你还托故人送发簪过来,这是何必呢,我送你这发簪,就是要它替我陪你的啊。”王聪看着发簪,又仿佛看到了曾经孤傲清冷的林新,“一别二十年,你看看,我都老了,可这金陵啊,可是一点都没变啊。”大报恩寺琉璃塔的铃声声声作响,王聪环顾四周,依旧是昔日盛景,画舫伊人未曾变,可故人却离去。泪水止不住的落下,王聪不可抑制的大哭起来,“林兄,你为何如此心狠,这万世功名怎抵得过你。”双手颤抖的捧起那根带血的发簪,王聪细细的抚摸,当年打马而过的少年跃然浮上眼前,金陵城飘散风雨,烟尘往事不过一瞬间,琴声转起,王聪痴痴地笑着,带着爱带着怨带着恨,就这样没入了秦淮河里。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莫道芳时易度,朝暮。珍重好花天。为伊指点再来缘,疏雨洗遗钿2      
  
1.唐·刘长卿《别严士元》
2.清·纳兰性德《荷叶杯》

图片来自搜狗图片

停更通知

作者最近困到没灵感,明天要去南京,所以停更,具体多久不知道。⁄(⁄ ⁄•⁄㉨⁄•⁄ ⁄)⁄

【葱芯】冬日·阳光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写着玩的写着玩的和现实无关,作者不是很关注娱乐圈,家住巴布亚新几内亚,过于偏远拒收律师函。
写的不知道啥玩意儿,深夜产物。

        莫斯科的冬天总是来得很早,今年更是早的出奇,明明才八月出头,气温竟已降到了个位数。哪怕烈日骄阳,可还是让人感到寒冷。一阵冷风挂过,林新忍不住瑟缩。“这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站在这片伟大的土地上,看着坐落于红场的圣瓦西里升天教堂,林新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绚丽浪漫的教堂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从天空中飞过,一切是这么的安静祥和。在这个遥远的国度,林新不再是大明星,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他可以简简单单的过平凡人的生活。林新温柔的笑了笑,挺拔俊俏的五官也随着笑意染上了温暖,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安静的待着,坦然自若的站在公众的面前了。微笑的走进教堂,尽管双腿疼痛,但林新还是努力欣赏着教堂内的流光溢彩金碧辉煌。看着耀眼的宝石与富丽堂皇的装饰,林新忍不住想起了那个一身荣耀的男人。没有人会觉得王聪是光,没有人会觉得王聪是神一般耀眼的男人,人们只道王聪是首富之子,是浮夸矫饰之人。只有林新,唯有林新,才会觉得王聪如朝阳般温暖。
       我记得那神奇的瞬间: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就像昙花一现的幻像,
       就像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无望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生活的纷扰里,
       温柔的声久久对我回响,
       可爱的脸庞浮现在梦里。
       岁月飞逝。骚动的风暴,
       吹散了往日的幻想,
       我淡忘了你温柔的声,
       和你那天仙般的脸庞。
       幽居中,置身囚禁的黑暗,
       我的岁月在静静地延续,
       没有神灵,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生活和爱情。(选自普希金《致克恩》)
       莫斯科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加寒冷,大雪的飘落覆盖了所有的生命,冬日的阳光已经很微弱,想要温暖生命但刹那间就被寒风吹散,那个俊俏的少年郎还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在痛苦的折磨下去见了上帝,那个他牵挂了一生的人,他再也没能见到,也再也不能念起。
        三角琴悠扬的乐声轻轻奏起,年迈的老人们感慨着天气。“эта зима особенно длинная”(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啊),料峭春风来临,可林新已经永远的留在冬季。图片为圣瓦西里升天教堂,来自搜狗图片。

想不出梗,不知道写啥,感觉身体被掏空。

【葱芯】生子契约(下)

圈地自萌,写着玩的,请勿上升真人!

作者住在东非大裂谷,过于偏远拒收律师函。

abo生子预警。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林新站在国金中心广场,看着面前宏伟的建筑,忍不住仰天长啸。“万恶的资本主义。”自从王聪带来的那个吴晋常驻家中,林新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先不说生活作息,毕竟身为演员的林新早已习惯了日夜颠倒的生活,虽说怀孕让自己迎来了难得的假期,自己想要好好地偷偷懒,可吴晋为自己安排的孕夫作息表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因此林新对此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吴晋定制的孕夫营养餐可让林新难受死了,每次吃营养餐就好似上刑一般,“玛德混蛋王聪,你赶紧把那个傻逼营养师赶走,老子要吃烧烤,要吃小龙虾,要喝啤酒。”在经过无数次的抗议之后,林新还是没能赶走吴晋。收起悲伤地心情,林新看着眼前璀璨奢华的商场,决定开始自己的复仇之路。“你等着吧王聪,我钮祜禄·林新一定要你好看。”
         在穷癌晚期患者林新的眼中,国金中心这种地方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他天生乐观派又不喜奢侈张扬,认认真真勤勤恳恳拍戏,拿到的片酬除了充游戏就是给自己和父母买了套房子,所以在穷癌小新的眼中,唯一报复王聪的方式就是拼命地花钱买买买,让王聪心疼。
         在林新怀孕后,王聪给了林新一张百夫长黑卡(国内的百夫长黑卡不能够无限额消费,此处假装可以),说让他随便花,当时林新还不以为意,如今,林新决定要每天都买买买,买到王聪破产(此处大少冷笑)。昂首挺胸步入商场,林小新开始了自己的购物之旅。“我靠这是人买的吗怎么这么贵。”林新内心一边感慨着奢侈品店的昂贵一边小心翼翼的触碰。“唉,早知道这些衣服这么贵,我就该天天把助理买的那些大牌套在身上。”为了显示自己的财(tong)大(xin)气(ji)粗(shou),林新连看都没看,每进一家店就全部包圆,管他男装女装,男鞋女鞋,男包女包,全都买了,回去就分给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奋力消费了一天,快要累瘫的孕夫林新终于想起来自己有孕在身,赶紧找了家餐厅去吃饭。
         坐在环境优雅的lsola餐厅,林新吃着精致的意大利菜,却感觉味同嚼蜡。“啊,好想吃臭豆腐啊。”纵使过得极尽奢华,可林新还是怀念做一个普通人和朋友们一起喝酒撸串的时光。曾几何时,自己和王聪也是经常一起喝酒撸串的啊。林新越想越郁闷,越想越委屈,对王聪的怨念也越来越强烈。“钮祜禄·林新,你要振作,你不能输,你一定要努力,让王聪那个混蛋破产。”重新燃起斗志的林新吃饱喝足之后转战iapm,继续他的奋斗。
         正当林新买的正起劲时,王聪的夺命连环call就打了过来。林新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名字,内心忐忑。“靠,老子才买了一天就这么不满意了,说好的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呢,真小气。”接了电话,林新决定先发制人,堵住王聪的嘴。“林狗你个傻狗说什么玩意呢,你爸爸我打电话问你现在怎么还不回来,你扯什么小气。”“呃,你不是打电话问我为什么花这么多钱吗?”林新一听,王聪居然不是质问自己花钱的事,顿时心虚。“你爱花多少钱花多少钱,爸爸还养不起你吗,你都怀孕了还在外面浪这么晚干什么,不要命啦,赶紧回来我在家等你半天了。”
         匆匆忙忙的赶回来,林新一进门就见到了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玩手机的大少。“哎呦喂你还知道回家啊,成天就知道出去浪,老公回不回家都不知道问一下,你看看R他老婆,天天在家相夫教子,你怎么就不知道学一下。”“我可去您的大猪蹄子吧,王聪你个臭流氓来这干嘛,天天来天天来你还真把这当家啦。”狠狠地白了眼穿着大背心大裤衩的王聪,林新径直穿过他回了卧室,刚把衬衫解开两个扣子,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扯了过去,紧接着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https://m.weibo.cn/5936481793/4289748745476822

         王聪断断续续的陪了林新五个月,除了出差,王聪基本全部时间都呆在上海,既不出去应酬也不去找那些网红,林新也从小腹平坦的少年郎变成了大腹便便的待产孕夫。这五个月里,林新与王聪打打闹闹又不乏缠绵暧昧,中间也有过好几次失了控制没刹住车,可对于感情这件事,俩人却是从未谈过。
         “王聪,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美好的蓝天白云,温暖炽热的阳光,细腻洁净的软沙和哗哗作响的大海,漫步在马尔代夫白马庄园度假酒店旁的海滩,林新陷入了沉思。预产期将至,林新的心情也越加沉闷,每天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在医生的建议下,林新来到了马尔代夫散心。其实林新郁闷的原因很简单,自己爱着王聪却不知道王聪爱不爱自己,想要得到答案却没有勇气去询问。另一个原因,便是孩子。虽说孩子还未出生,可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的亲生骨肉,一想到孩子出生后自己就要永远和孩子母子分离。林新就难过的想哭。“钮祜禄·林新,你不要哭了,振作一点啊,还有一个月呢,你还有时间,赶紧再去努努力,把王聪花破产。”林新努力了五个月,每天想尽办各种法花钱,从宝石项链买到私人岛屿,可面对庞大wd犹如蜉蝣撼树,根本影响不了王聪。
         “小新,海边风大,怎么也不多穿一件。”熟悉的唠叨声伴随着一件披在肩上得温暖的外套一起到来,林新转过头,看见了满脸温柔的王聪。“你,你不是在日本吗,怎么到这来了。”“公司的事情再重要也没有你重要,你一个人在这,我怎么可能放心。”王聪还是老样子,虽然外表并不出众,可多年上位者的身份还是让他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可此刻在林新面前的王聪,却比在旁人面前多了一份温柔缱绻。林新不自觉的湿润了眼眶。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人生最苦求而不得,“王聪”林新低着头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不可遏制的悲伤,“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根据我们的合约,孩子出生后我就不能再见他了,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你说”“虽然我没有资格说着话,但我希望你能给他一个温暖的家,至少可以找一个靠谱的Omega来照顾他,孩子还小,他不能没有母亲。”泪水在脸上肆虐,林新再也说不下去,对王聪的爱而不得,对未出世孩子的不舍在这五个月里像两座大山一样压得他无法呼吸。
         “小新”很久之后,王聪才开口说话。“我第一次见你,是在W的趴上,那时我觉得你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纯洁干净,我这辈子,见过无数男男女女,可没有一个人像你一样让我动心,我承认我是一个怂货,是一个混蛋,我没有勇气,没有胆量像你告白,我拥有太多东西了,所以我害怕失去你,因为你是我最宝贝的唯一。”王聪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敲打在林新的心上,他错愕的看着王聪,发现对方也一样红着眼眶,原来,王聪也爱自己,他爱惨了自己。“小新,我爱了你很多年了,我爱你每时每刻的样子,你的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所以我无法忍受失去你,小新,让我们忘掉合约好不好,我们结婚吧,我想给你,给我们的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傍晚的海边尽头垂着昏黄的夕阳,一缕缕金光洒在两人身上,王聪单膝下跪,从口袋中掏出了精美的戒指盒。“小新,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有些老套,但我还是想说,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林新颤抖的递出了自己的右手,尽管泪流不止却又忍不住微笑,“傻逼,你干什么不土,这是你干的最土的一件事。”“可你还是喜欢不是吗?”

 
求婚戒指如图,是BLUE NILE的绚丽灰绿枕形切割钻戒指铂金及18k玫瑰金。
感觉玛丽苏了哈哈哈
心累,深夜改文什么的,图片格式弄半天😭😭

葱芯

尼玛(* ̄m ̄)大半夜一直屏蔽我😭😭😭😭
我也没咋开车啊o(╥﹏╥)o
不会发链接的我眼泪流下来。

【葱芯】生子契约(中下)

因为写的比估计的长,所以出来了中下😂😂
圈地自萌,千万不要上升真人。写着玩的,不要当真!
作者住在马里亚纳海沟,过于偏远拒收律师函。
这几篇都是半夜写的,脑子不清醒,好多错别字校正时都没看出来。😂😂

        林新纠结了一晚上,最后还是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王聪。“真的吗?你真的怀孕了?”“嗯,骗你干嘛。”电话那头的王聪激动地声音有些发抖,“小新,太好了,咱俩有孩子了。”
        挂了电话,林新坐在沙发上,神情恍惚。耳边似乎还回荡着王聪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呵,什么叫'咱俩有孩子',这孩子又不属于我,不过是个交易品。”都说为母则刚,林新以前虽然对孩子没有过想法,可如今怀了孕倒是生出了些许母性,想起合约里自己亲手签字答应永远不和孩子见面林新的心里就隐隐作痛。“大王八蛋王聪,我恨!”
         另一边远在英国的王聪对于林新的怨愤毫不知情,心里还美滋滋地想着以后和林新的幸福生活。王聪承认,自己就是怂,高高在上多年,他早已见惯了虚情假意,这林新突然来的真心令他有些慌乱,不知所措。这些年一直遮遮掩掩,生怕自己生出真心。可感情这种事怎么可能想忽视就忽视呢,就在林新签下合约泪水夺匡而出跑出门外的那一刻,王聪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忽视自己的内心了。无论有多恐惧感情,有多害怕失去,他也要拼命去争取,去抓住自己孤冷人生中唯一的希望。“唉,真是栽在这个傻狗身上了。”
         虽然林新没有跟王聪结婚,但俗话说母凭子贵,林新怀了太子爷的孩子,自然是受到了全方位wd少奶奶的待遇,看着眼前排排站的保姆和保镖,林新傻眼了。“我说王聪,我知道你有钱,可你这也太大费周章了吧,我就是怀个孕,又不是残废,你弄这么多人来干嘛?”“你怀的是我的孩子,就你那上蹿下跳的德行,我能放心?”得,果然是为了他这宝贝孩子,也对,人家花大价钱买的能不金贵嘛,怎么可能是为了你呢。林新自嘲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哎林狗你怎么挂老子电话。”王聪生气的看着手机,一脸郁闷“老子找了这么多人伺候你还这么不高兴,难道不应该感动吗?”第一次主动追人的王大少陷入了哲学漩涡。
         由于怀孕的缘故,林新杀青之后就没再接任何活动,安安心心的养起了胎,每天住在王聪上海的小别墅里吃吃喝喝,好不快活。只是,这短暂的快落随着一个人的到来也随之结束。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林新正瘫在电脑桌前边撸串边吃鸡,正和队友天南海北胡扯时,王聪就带着一个眯眯眼的男beat进来了。“哎老王,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英国吗?”王聪的到来令林新感到有些意外,明明昨天还说自己要在国外待一段时间的人今天却突然出现在了家中。“事情忙完了自然就回来了。”王聪有些神色不自然,显然是过度劳累的后果,“小新,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吴晋先生,毕业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营养学专业,是我大学时的好友,这次我特意把他从美国请来作为你怀孕期间的营养师。”“你好,林先生,我是吴晋。”林新看着这两人,目瞪口呆,嘴里的肉串也掉了出来。
         “不是,王聪你请什么营养师啊,还来头那么大,一听就贵的要死,再说我也用不着营养师,你赶紧让人家回去。”偷偷把王聪拽到卧室,林新赶紧说到。王聪笑盈盈的看着林新,觉得这个人着急起来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一个没忍住就亲了上去。“哎呀王聪你抽什么疯,别亲了,你是猪啊。”林新被王突然按在墙上一阵猛亲,满脸都是大少的口水印。“嘿嘿,小新,你真可爱。”“噫,真的是恶心死了,王聪你赶紧把你老同学送走,可别在我前面晃悠。”林新嫌恶的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可心里却有些美滋滋地。“你不是怀孕了嘛,请个营养师管管你,省得你成天胡吃海塞,到时候生出个畸形胎。”王聪的话一说出口,林新瞬间感觉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脚。“哦,这样啊,也对,我是签了合同拿钱干活的人,那就让他住下吧,放心,我一定认真听从指挥,绝对给你们老王家生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说完,林新就摔门离去,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老王。“哎,这怎么回事?这,以前不是一直这么开玩笑嘛,也没见他生气啊。”王聪同志烦恼的挠了挠头,想不出林新突然生气的原因。